EN [退出]
郭松年庄园风水>中国新闻

_“一煤独大”的山西:煤企越生产越亏损却不能停产

2017-11-23 18:34

铁锈地带之山西“一煤独大”困境谁能破

山西是典型的资源型经济省份,曾“因煤而兴”。新中国成立后,山西累计生产煤炭占全国的1/4,但单一的产业结构也导致山西经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山西也曾多次尝试“突围”,从于幼军在招商项目中对煤炭项目“亮红灯”,到孟学农计划发展旅游业,再到袁纯清提出“气化山西”。如今,山西现任领导班子提出“煤—电—车”战略,山西再次踏上“突围”之路。

煤炭快要“塌锅”了。

“塌锅”是山西省会太原的方言,意为“崩盘”。这是眼下当地人说起时下经济情况时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刚刚过去的一季度,山西煤炭销量同比增加600多万吨,但同比减收700多亿元、亏损达9亿多元。对于刚刚经历了自1982年以来GDP最低增速的山西人来说,几亿的亏损快要成为习惯。就在两个月前,山西煤炭价格已经连续55个月下降,其中2015年吨煤综合售价为263元,比历史最高点2011年5月份时下跌393元,下降幅度接近60%。

2015年,山西省五大煤炭集团负债率达到81.79%,全省煤炭行业亏损94.25亿元。2016年4月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山西煤炭企业已连续发生两起债务违约以及三起债券暂停、取消发行事件。

受到拖累的不仅是煤炭行业,与煤炭紧密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工业增速明显回落,有的出现较大幅度的负增长,进而导致山西省工业经济增长疲软,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2.8%。

煤炭行业下行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就是财政收入锐减。王儒林曾表示,山西119个县市区,2015年财政收入最少的为3300万。排在后9位的9个县,都是贫困县,9个县的财政收入加起来仅有6.07亿。

“煤炭行业下行,带动了主导产业下行,带动了工业下行,带动了总需求下行。同时,对社会层面也有影响。”李小鹏坦言,“一煤独大”是造成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

负重前行的煤企:

越生产越亏损,但却不能停产

沿着太原市中轴线迎泽大街一路向西,在迎泽西大街的尽头可以看到西山大厦,西山大厦所在的南寒广场再往西的区域,便是太原人口中的“西山”地界。

“西山”不仅仅指一座山,还指代位于此地的山西西山煤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山煤电”)。作为山西省五大煤碳集团之一,西山煤电是全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在被称为“西山”的区域,散布着西山煤电旗下的数十家煤矿、炼焦企业及职工生活区。

这其中就包括白家庄煤矿。即使已经开采了近90年,白家庄煤矿仍然保持着每年100万吨的生产能力(此为核定生产能力,但据记者了解其实际年开采量近300万吨)。但是自从去年元旦过后,白家庄煤矿的运营情况开始每况愈下,先是春节期间工作人员破天荒地全部放了假,假期结束,矿区便开始了每周工作四天休息三天的节奏。

据记者了解,白家庄煤矿目前产出的焦煤属于贫瘦煤范畴,虽然不适合炼焦,却是良好的电煤。在煤炭市场繁荣时,吨煤坑口价曾经达到500多元,年产量近300万吨。但是随着近年来煤价一路下行,白家庄煤矿已经开始出现亏损。该矿一名管理层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白家庄煤矿生产的电煤坑口价每吨仅售65元(含税),而生产成本则将近300元。也就是说,毎生产一吨煤就亏损近240元。如果以核定生产量100万吨计算,每年白家庄煤矿的亏损接近2.4亿元。

根据西山煤电的规定,产煤由集团统一销售,经营性资金、工资、社保、税款也统一由集团拨付。但是即使按照目前市场上电煤的销售价,开采白家庄煤矿对于西山煤电来说仍是一笔亏损的生意。据西山煤电集团人士透露,西山煤电旗下亏损的煤矿不止白家庄煤矿一个,事实上,“后山”(丰产煤矿多分布在西山后山坡)养“前山”(分布在西山前山的贫产煤矿)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山西省的煤炭国企中,“以丰补歉”也是长期以来的做法。

尽管每一“铁锹”挖下去都意味着更多的亏损,但是目前却鲜有煤矿停产。据阳煤集团旗下一家已然亏损一年有余的煤矿矿长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亏损煤矿硬着头皮上马多是出于无奈。“煤矿前期投资大,有些煤矿还背着银行贷款。哪怕挖煤不赚钱,可是第一可以保证现金流,第二可以保证债主不上门。现在一旦停产,煤矿就死在那里了。就算我们上面有集团顶着,可是那么多工人怎么办?”

内退、外包打工,

部分煤企已开始转岗分流

煤企艰难前行的背后是过剩的煤炭产能。

4月23日,山西省委、省政府印发《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正式启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煤炭产业无序过剩问题。《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全省有序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此外,山西省今后5年原则上不再新配置煤炭资源,不再新审批煤矿项目。

但是据多位了解山西煤企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要在山西实现煤炭去产能可谓难之又难。一方面,经过资源整合之后,目前山西境内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少之又少,“减法”标准如何设定尚未得知;另一方面,煤企的人员安置也会成为去产能过程中复杂的一个问题。

前述西山煤电所在地就生活着8万职工和十数万家属,而当地的生活服务业也大多以服务西山煤电职工为主。也就是说,如果出现裁员,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尽管如此,目前阳煤集团、晋煤集团、焦煤集团、潞安集团和西山煤电都已经分别下发了转岗分流、停薪留职、休假待岗等管理办法,以此进行降本增效,个别企业甚至已经出台了“转岗分流”具体考核指标。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2015年年初,阳泉、霍州等地的煤炭企业已经开始降薪,幅度从30%到50%不等。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拖欠工资的情况。截至今年2月底,霍州当地煤矿工人工资仅发放至2015年6月。

虽然西山煤电至今仍没有对外公布转岗分流的具体方案,但是白家庄煤矿春节过后已经开始分流安置职工。据该矿的管理层人士透露,此次转岗分流白家庄煤矿将作为试点煤矿,计划关掉南坑矿井,仅保留二号坑一个矿井。而整个煤矿2600余名职工,列入转岗分流名单的人员就有1300多人。

该人士透露,此次转岗分流的精神是“内部消化”。煤矿内50岁以上未达到退休年龄的,将实行内部荣养(相关法规是距法定退休年龄5年以内,职工本人自愿,企业同意,可以实行内部退养)。剩下的人员一部分建议在白家庄煤矿实业公司就业(即负责后勤保洁保安工作),另一部分则外包至效益好的煤矿打工。在白家庄煤矿记者了解到,正月初六过后已经有两批工人踏上了出外打工的道路。150人被送到了兴县斜沟煤矿,另外100人则被送到了柳林联盛集团(2015年5月,西山煤电集团被确定为托管联盛公司的主体)。

出租车救“煤”:把过剩的煤发成电,太原出租车全部换电动车

在省会太原,这场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行业寒潮不仅影响到了煤炭行业,其影响同时蔓延到了出租车行业。

一位太原的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春节前夕开始,太原的出租车明显运力不足。“大概2000辆出租车报废了以后没有车换,好几个我认识的司机都开私车出来跑滴滴了。”

1月20日,太原市汽车客运管理办公室(下称“太原客运办”)发布了《关于出租汽车更换纯电动汽车的通告》,其中提到“市政府决定太原市城六区出租汽车本次更新全部更换为比亚迪纯电动汽车(E5\E6)”,而这次更换工作从春节前便已启动。

去年12月,山西省政府和太原市政府分别与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和投资协议,此次太原更换出租车便与此有关。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省长李小鹏出席签约仪式,王儒林指出,山西“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不可持续。该如何摆脱这种局面?王儒林表示,应发挥山西能源产业优势,“不仅要抓发电,把煤转化为电,更要抓用电,切实提高电力消纳能力。”

此前,山西省发布旨在进一步消纳过剩煤、增加发电产能、推动节能减排的“煤—电—车”战略,提出到2018年,山西将实现主干高速公路充电设备全覆盖;到2020年,基本实现住宅小区和单位内部停车场充电设施全覆盖,电动汽车市场保有量20万辆以上。

山西省经信委副巡视员樊文彬表示:“加快电动汽车推广应用,走"煤—电—车"发展之路,是山西经济转型的紧迫任务和现实需求,也是破解煤炭产能过剩、电力消纳困难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据了解,太原目前已建设完成300个电动汽车充电桩,主要集中在太原南部长风街一带。但比亚迪E6车型的续航能力为400公里,充电时间为两个小时,大部分司机跑300公里左右便需要返回充电,路程加上充电排队消耗的时间,原本的三班倒变成了两班,司机一天的营业额就因此减少了400~500元,有不少“的哥”已经考虑转行了。

山西历届省长的突围之路

据记者了解,此次更换电动车除影响出租车行业外,曾投资建设加气站项目的企业也受到影响。2008年,为了促进经济转型,摆脱“一煤独大”,时任山西省省长袁纯清提出了“气化山西”的概念,大力发展天然气和煤制气项目,山西省发改委还制定了《山西省“四气”产业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当时太原的一批出租车便由汽油车换成了天然气车。经过7年建设,太原市现已拥有约15个加气站,一辆车加气只需要10分钟,但是目前部分已经闲置。

事实上,山西省曾经多次尝试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突破“一煤独大”的局面。早在2006年,刚刚任职山西省省长的于幼军曾提出煤炭产量“零增长”的目标,要求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出局。同时主张大力招商引资,发展煤炭能源之外的经济项目。

仅2006年度,山西就在上海和香港举行了两次大型招商活动,引资额达3800亿元。而在2007年召开的山西珠三角(广州)投资合作洽谈会上,引资额达到了1155.32亿元。不仅如此,于幼军还在那次招商活动中对煤炭项目亮起了“红灯”。对此,有山西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盛赞说,于幼军的招商引资能力在山西不仅空前,而且绝后,自于幼军离职后,山西的外来民营资本“一年不如一年”。当然,他也承认,这跟当时的煤炭好形势也有直接关系。

于幼军离职后,接替他出任省长的孟学农同样提出调整产业结构的目标。与于幼军不同,孟学农的调产计划集中在发展旅游业,提出要将山西旅游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但是仅一年后,孟学农便离职。

而从2014年开始,连续两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强调,“一煤独大”是山西经济社会最突出的矛盾。

今年年初举行的山西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上,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对如何破解“一煤独大”作出了具体部署。李小鹏表示,未来5年,山西将着眼做好煤与非煤两篇文章,从创新供给、创造需求入手,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积极化解煤炭过剩产能。

作者:张燕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当前文章:http://j1h8f.ddqdgj.cn/n2/20171116/zdu8l.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18:34

新版剑姬打弱点小技巧  qq下载ipad版最新版  acu  魔法禁书目录小说  冬瓜减肥汤的做法  www.hbhszx.cn  苹果下载  中国农业银行网银注册  苏乞儿剧情赵文卓  爱情公寓1剧情分集介绍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一煤独大”的山西:煤企越生产越亏损却不能停产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巫山董维嘉婆婆来了剧照_穆古卢扎纳瓦罗入围年终总决赛 已实现既定目标